70后家ca88亚洲城长 送儿来赶考
本文摘要:在广雅中学考点,有家长给完成第一天考试的女儿送上鲜花,并在考点门口留影。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霞虹、刘晓星、李栋、张丹羊、徐静、叶碧君、王婧、龙锟、

  昨日,千禧宝宝们首次大规模走进高考考场。比起自己的70后父母,高考对这一代孩子们来说,已经不再是“独木桥”。宽广的路径,让家长和考生能以更平静的心态对待高考。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霞虹、刘晓星、李栋、张丹羊、徐静、叶碧君、王婧、龙锟、侯翔宇、黄斌 实习生程政锟

  追忆自己过去: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靠高考改变命运

  昨日上午8时30分,在天河中学考点的门口,目送女儿顺利进入考场后,前来送考的张女士同另一位送考的妈妈聊起孩子的学习情况,从孩子中考时的成绩聊到进入高中后的学习表现,高三几次模拟考试的成绩,还有各科目的学习情况,“其他科目都好补,语文、英语基础很重要”。聊到最后,张女士感叹道:“考前最后一个晚上,我对女儿说到,不管考得怎样,爸妈都等你回家吃饭,爸妈都是你的爸妈。”

  1975年出生的张女士于1995年参加高考,“我们那个时候特别开心。”张女士回忆道,从乡下统一踩着单车去参加高考,感觉像放飞一样。那个时候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张女士说,高考几乎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不然就是回农村去割麦子,但那个时候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23年后,张女士2000年出生的女儿走进了高考考场。“他们现在的条件好得多,得来毫不费劲,什么都有父母可以依靠。”在张女士看来,高考已经不再是唯一的途径,孩子们选择更多,即使考得不理想,也可以出国读书。

  无独有偶,刘女士的想法也和张女士很接近。刘女士的家庭是一个典型的高知家庭,她自己就出生在书香门第,父母在高校工作,1988年刘女士参加了高考,如今她也在高校工作。30年后,刘女士的孩子也从华师附中毕业,走上了高考考场。“如今这一代孩子的高考,和我们当年已经不同了,当年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学生除了高考没有更多的出路,现在孩子的选择多了,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

  60后的李先生是88届大专生,在他大学毕业30年后,他的儿子走进了高考考场。李先生回忆起当年自己的高考,父母辈灌输给他的唯一信念,就是读书是唯一一条路,只能通过高考来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最终他顺利通过高考,考上了大专。

  李先生想起当时的观念认为高考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考不上就只能去耕地、打工,但是如今他回头看,当时没上大学的同学,人生都各自精彩。他觉得,人生并不由高考决定,以前不是,现在更不是。目前儿子跟李先生透露,大学意向是化学材料方向,李先生也准备就按他的意愿报一个2+2的合作留学班,两年在国内读书,两年送到国外去读,可以选择一个相对较好的学校,而分数线相对低一些。“如果本科学校实在一般,还可以考研嘛!条条大路都是通的。”李先生说。

  展望孩子未来:

  孩子自信有主见 不担心以后没工作

  高考首天8时30分许,广雅中学考点外,已目送完女儿进考场的蔡女士仍久久不愿离去,时而抬头留意学校门口的情况,时而注意家长群的最新消息。

  蔡女士是70后,从小在广东河源长大,经历过当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洗礼。在她看来,过去资源和机会相对较匮乏,读书成了学子们最大的出路,父母都寄予极大的期望,希望孩子能通过高考改变命运。

  她回忆说,当年就读住宿学校,高考前要求父母不用到场打气,但仍能从父母的只言片语中感到殷切希望。只可惜,蔡女士没能如愿考进大学。“当时录取比例低,只有‘学霸’才能考得上大学,我不是‘学霸’就考不上了。”她笑着说。

  不过,蔡女士坦言不会将梦想寄托在就读广雅中学的女儿小罗身上,跟以往父母不同的是,她不再视高考为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但仍想方设法给女儿营造轻松的备考氛围。

  距离高考一个月时,蔡女士在考点附近租了宾馆,给女儿提供更好的睡眠环境,但其他如饮食等方面仍沿用往常习惯,三餐都在学校解决,“平常怎么样就怎么样,该上学的上学,该工作的工作。”不料,小罗在考前一天身体不适,这让蔡女士有点担心,急忙向单位请假一天“陪考”。相反,小罗则宽心许多,跟家人开玩笑说:“我将抱着一腔热血赴考。”

  昨日6时50分,蔡女士将小罗送至学校门口,母女两人互相击掌鼓舞。“你就随便考吧,像平常那样正常发挥,这样重本线以上就没问题了。”蔡女士跟女儿打趣说。

  谈及女儿小罗,蔡女士大呼“古灵精怪”。小罗出生在2000年,像其他00后一样,外向、自信、有主见,喜欢在图书馆、博物馆等场所待上一整天。

  小罗在高考前就曾与蔡女士讨论“心水”专业。与从事财务工作的夫妻俩不同,小罗对金融类专业“敬而远之”,希望报考人类学、考古学、社会学等人文学科。对此,蔡女士曾透露出担忧,担心专业过于“冷门”会影响就业前景,不料却被小罗的一番言论完全说服。

  “除了钱,人生还必须追求兴趣爱好,只有这样才活得有意思。我不管我选的专业是冷门还是热门,我只管我爱不爱它。你还担心有意思的00后找不到工作吗?”蔡女士笑着重复了小罗常挂在嘴边的话。“00后有明确的自我定位,确实不能用70后的思维去限制他们的可能性,毕竟以后的路由她自己去开拓,比起要做的,我更希望她能找到自己喜欢做的。”

  尊重孩子兴趣:

  不以“过来人”自居 未来专业孩子定

  在广州市第六中学考点,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送考家长,发现家长们谈及高考志愿时,不再以“过来人”经验指点孩子,首先考虑的是孩子的兴趣。

  来自番禺区的黎女士和其他几位家长自发加入了助威队伍,看到有考生入场,就齐声送上祝福。和其他家长不同的是,黎女士是瞒着女儿晓月来的。因与女儿有“不许来送考、不许打探考试情况”之约在先,她“偷偷”来到考点为孩子加油。

  在黎女士眼里,出生于1999年年底的女儿晓月开朗又很有主见,跟同龄孩子一起玩耍时,晓月常常担任“孩子王”的角色。谈及女儿将来要读什么专业,黎女士坦言,自初中起,女儿就决定以后要做一名老师,报志愿应该也会报师范类院校及专业。

  与晓月的早有规划不同,00后韦韦的专业选择有点“唐突”。去年年底,他突然决定走艺考的道路,这遭到了军人出身的爸爸的反对,好在妈妈谭女士比较支持儿子。谭女士告诉记者,韦韦似乎有艺术的天赋,从上学起,学校有文艺汇演,他总是积极参与,演节目、当主持人都很有热情。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