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也ca88亚洲城官网 该打HPV疫苗
本文摘要:HPV病毒也会引起男性生殖系统癌症 广州将建10亿级呼吸系统传染病疫苗产业基地 彭涛表示,他们从2011年起开始研发HPV疫苗,即将进入临床阶段。彭涛:有一些疫苗品

  近日,HPV疫苗在国内上市引发追捧。实际上,在广州,早就有一批专家从2011年便开始了HPV16和HPV18疫苗的研发。自从2003年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病毒学博士毕业回到广州创业,国家“千人计划”专家、中科院“百人计划”专家、广州市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广东华南疫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涛教授就一直在为国产疫苗“出人头地”而苦苦打拼。

  作为国际上著名的疫苗专家,彭涛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一次HPV疫苗在国内走红,对国内民众是一次很好的疫苗知识教育,可以让大家充分认识到接种疫苗的重要性。HPV疫苗不仅女性需要接种,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进入性成熟期的男性也应该接种。目前,该疫苗在美国就有很多男性接种。从长远来看,男性接种该疫苗也是大势所趋。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HPV病毒也会引起男性生殖系统癌症 广州将建10亿级呼吸系统传染病疫苗产业基地

  彭涛表示,他们从2011年起开始研发HPV疫苗,即将进入临床阶段。而根据早前研究机构发布的2018国产疫苗研究报告,HPV疫苗在国内的潜在接种人群可达3100万人,市场规模超过600亿元人民币。所以,留给国产疫苗的空间还很大。

  HPV30多种可通过性传播

  记者:你之前有提到,HPV疫苗其实早在2006年就已经研发上市了,为什么到现在才在中国市场上使用?

  彭涛:是的,疫苗从临床研究到最终获批上市,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HPV疫苗从美国进入中国,需要在中国开展临床研究,评价该进口疫苗在中国人群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都需要经历一个非常严格的评价过程,历经十多年并不足为奇。我们从2011年便开始进行HPV疫苗研发,主要针对HPV16、18型,也即将进入临床阶段。

  记者:不少人对HPV疫苗为何有2价、4价、9价之分还存在困惑。

  彭涛:HPV是英文Human Papillomavirus(人类乳头瘤病毒)的简称。HPV病毒是一个非常大的家族,包括80多种不同的基因亚型,其中,有大约30余种可通过性传播。大多数的HPV感染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并可自愈。有一些HPV感染可形成“疣”(俗称“瘊子”)。疫苗的几“价”代表了疫苗可预防的病毒种类。具体到HPV疫苗,2价疫苗可以预防16、18两个型别的HPV病毒,是首个在内地获批的宫颈癌疫苗,注射后,可预防约70%的宫颈癌。4价疫苗可以预防6、11、16和18型HPV病毒引起的宫颈癌,除了能预防70%的宫颈癌之外,还能预防乳头瘤状病毒引起的阴道癌、外阴癌以及尖锐湿疣。9价疫苗能预防6、11、16、18、31、33、45、52和58九种亚型的HPV病毒,不仅可以预防外阴癌癌前病变、阴道癌癌前病变、肛门癌、阴道癌和尖锐湿疣,还能预防90%的宫颈癌。现在美国市场上还上市了14价HPV疫苗,这个在中国还没有上市。

  实际上,在美国,这种疫苗接种已经从女性延伸到男性,进入性成熟期的男性也开始普遍接种。国内男性如果条件具备的话,也应该接种。

  男性也应该接种HPV疫苗

  记者:男性也接种HPV疫苗,在国内好像还没有这样的先例?

  彭涛:理论上,在HPV疫苗供应不再短缺时,男性也应该接种这种疫苗。不仅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自己的性伙伴。将来肯定是这样的一个大趋势。HPV病毒不光引起宫颈癌,也会引发男性生殖系统方面的癌症,比如龟头癌、膀胱癌,甚至口腔癌。但由于这个疫苗现在还不是国家计划免疫的免费疫苗(一类),所以需要自费。根据美国CDC统计,美国17岁青少年HPV接种完成率已经达到47%(女性59%,男性37%)。

  记者:HPV疫苗之前的适用年龄是16-26岁,后来年龄范围可以拓展到9-45岁。为何可以有这样一个拓展?

  彭涛:HPV病毒主要是通过性行为传播。一方面,现在小孩性成熟的时间越来越早,另一方面,这是一个预防性疫苗,也就是说,你一旦感染了这个病毒,你再打这个疫苗就晚了。所以在进入性成熟期到来之前就打这个疫苗,就可以保证发挥它的预防作用。后来年龄范围拓展,是因为某一个年龄阶段使用一段时间后,发现没有出现安全性问题,于是将适用年龄范围适当拓宽。

  我们现在正在研发的疫苗包括手足口病病毒样颗粒疫苗(EV71、CVA16),脊髓灰质炎病毒样颗粒疫苗(PVI、PVII、PVIII)、呼吸道合胞病毒亚单位疫苗(RSV)、HPV16和18型病毒样颗粒疫苗。但其实中国企业很早就开始研发HPV疫苗了。随着9价疫苗在国内上市,国产HPV疫苗要做一个比较全面的调整。比如,要比现在的HPV9价疫苗覆盖范围更广,9价疫苗虽然能预防90%的宫颈癌,但还是有一些亚型不能覆盖。

  其实,这种中外疫苗研发进度“鸿沟”并不少见。比如,2012年7月20日,4价流感疫苗在美国已经上市,但在国内仍处于研发冲刺阶段,国内尚无4价裂解病毒疫苗上市。

  填补华南地区疫苗空白

  记者:我们注意到,钟南山院士的团队近日提出要和华南疫苗携手建一个10亿级的呼吸系统传染病疫苗产业基地。华南疫苗在其中能发挥什么作用?

  彭涛:从2011年成立时,华南疫苗就联合钟南山院士领导的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成立了“中加创新疫苗联合实验室”。该合作的目标是研制开发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的疫苗。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率很高,对于新生儿来说,重要性不亚于流感。除了新生儿之外,免疫能力下降的老人对RSV也易感。因此,这种在临床上有非常迫切的需求。目前为止,全球还没有RSV疫苗。

  最近,钟院士的团队也提出一个10亿级呼吸系统传染病疫苗产业基地建设的想法。这个平台包括了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流感疫苗,以及其他与呼吸道疾病有关的疫苗和抗体。在整个华南地区,对呼吸系统传染病疫苗的需求与相对应的供应能力是严重不相称的,比如说,流感疫苗在广州就没有一个规模较大的生产基地。在广州市及开发区的支持下,非常有必要在3-5年内投入超过10亿元在广州建设以RSV疫苗、流感疫苗等人用呼吸系统传染病疫苗为先导的大型生物制品产业基地,填补广州乃至华南地区的空白。

  对国产疫苗应该有信心

  记者:你在美国也有过创业经历,感觉在国外创业和国内创业,有什么差别?

  彭涛:我在国外的生物医药企业工作过,后来又回到国内的研究机构工作。我个人感觉,在中国创业和在国外创业,最大的区别是所能获得的政府支持。在“双创”下的中国,创业企业能够获得包括人才招聘、厂房建设、融资等各方面配套支持,这在国外是不可想象的。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