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厚任专访:做ca88亚洲城官网 这一行 一定要发发神经
本文摘要:本地资深演员朱厚任,月初刚获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男配角奖。他对这一行的经验谈是:“一定要发发神经

本地资深演员朱厚任,月初刚获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男配角奖。他对这一行的经验谈是:“一定要发发神经!”他说:“如果老是担心当局批不批、观众理不理解,就会像本地剧,流于平面,没有往深处去。”

62岁的本地资深演员朱厚任,到了一般上班族退休的年龄,还在想着如何制作节奏明快的电视剧吸引观众,他发表经验之谈说:“做这一行一定要发发神经!”

朱厚任月初刚登上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男配角宝座,联合早报记者来到他家和他做专访。在记者的印象中,他是80年代中才出道,比起陈澍城、黄文永、王昱清、向云,他是晚了几年的后辈。但听他“从头说起”,才知道除了陈澍城,其他人都要叫他一声“哥”。

加入新广为娶太太

朱厚任出身电影发行商世家,从小就在大人的交际活动上见过来新宣传的谢贤、萧芳芳、邓丽君、郑少秋等大明星,耳濡目染下也对演戏产生兴趣。

1976年,原来当社工的他报名新加坡广播局(新传媒前身)的导播萧智沧、蔡萱等人主持的训练班,几个月后毕业,从特约演员做起,发现演戏机会不多,就一个人跑到香港,在电影导演张同祖的安排下当“摄影师助理的助理”,需要时也当临演,一部片可以客串六七次,或是当演员的替身,总的来说就是“打杂的”,就这样混了三年,在《龙少爷》片场见到过最红的明星成龙。

20171213_showbiz_zhuhouren4_Large.jpg

朱厚任和太太张秋玲年轻时合照,是不是郎才女貌?(龙国雄摄)

1985年新加坡正大力发展本地剧,他顺势回新发展,其实主因是要娶小他五岁、原籍印度尼西亚的华裔太太张秋玲,进电视台是贪其薪资够缴税,比较容易替另一半申请永久居留权。他加入新广,才签约一个月,即变成有妇之夫。

他的第一部剧是《家和万事兴》,其他代表作包括《牛车水人家》《浮沉》《莲花争霸》《潮州家族》《福满人间》《最爱是你》等。包括电视电影和电影在内,他至今产量已破90,朝百迈进。

他在第二部剧《雨过天晴》已经当男主角搭配走红的曾慧芬,他笑说那时很缺男主角人才,根本凑不齐“八公子”,所以他和林明哲都是从幕后轻易转到幕前,时势造英雄,自己都觉得挺幸运的。

得奖是技巧多于内心戏

朱厚任演戏32年,记者翻开他的得奖记录,早期的十大最受欢迎奖项不算,发现他只在七年前凭《团圆饭》获得红星大奖最佳男配角奖,另一次就是这回凭网络剧《心魔》夺得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男配角奖。被公认好戏的他,得奖次数会不会太少了?

20171213_showbiz_zhuhouren1_Large.jpg

朱厚任在《团圆饭》里演活失忆老人。(档案照)

朱厚任谦虚分析说:“这一次我是唯一得奖的新加坡艺人,可能一个小奖就被放大了,呵呵!其实我觉得自己演得最好的是《再见单人床》,在2013年入围却没得奖。那部剧的角色比较内敛,也因此比较吃亏,你必须从头看到尾,但不可能全部剪去报名奖项。像《团圆饭》的失忆老人,疯疯癫癫的,《心魔》更是到处杀人,都是技巧多于内心戏。”

看透了得奖的吊诡性,朱厚任笑说得奖只让自己虚荣24小时,“就是你们记者围着我访问的那一晚上。”

20171213_showbiz_zhuhouren2_Large.jpg

朱厚任在《心魔》里变身变态杀手。(档案照)

他还是个不时自我检讨的演员:“最近拍《入侵者》一场戏,发现自己的霸气已经不比当年,还有那些锋利的东西都不见了。”他提醒自己是多出外活动,接触底层群众的时候了。

“我不能等着演一个阿公而已,因为这谁都可以演,不一定要你。”

本地剧精彩留在后面

朱厚任常看美国Netflix剧集,发现现在的美剧和日剧差不多一系列都只拍12集左右,得出一部剧不拖戏拍到12集就可收工的结论,希望接下来能筹划拍摄剧集,在适当的平台播映。

他又比较港剧和本地剧,觉得港剧常把精彩的放在前面,骗到观众再说,本地剧则担心后面太弱,习惯留精彩的在后面,可惜前面不够吸引,不容易吸引观众。他曾为电影《再见巨人》担任监制、编剧,但坦言已经放弃这一块领域,只因“现在的电影观众不注重故事或内容,只重视视觉效果。”

20171213_showbiz_zhuhouren3_Large.jpg

朱厚任1991年获“新广十大最受欢迎男女演员”奖,那是红星大奖前身,联合早报还是联办单位。(受访者提供)

和新传媒合约明年9月到期,如果双方合作愉快,他愿意一直演下去。见证本地剧从高峰滑落,朱厚任说:“技术肯定是比以前进步,可惜本地市场太小,希望政府能像韩国和西班牙,了解戏剧关乎国家形象、民族意识而大力支持。本地公司也可借助中国‘一带一路’的政策,带动进中国市场,比如本地有剧本和演员被看上,可促成两地合作,登上中国平台。”戏剧部新主管张龙敏说的“愿每个人多出一分力”也让他有共鸣。

丢剧本发泄情绪

本地电视圈有几名艺人以直言闻名,朱厚任算一个。圈内传过他看到烂剧本会丢在地上。朱厚任不否认,但澄清当时的情况。“我年轻时容易愤怒,剧本不好我会批评,但那是为了剧好,不是挑剔。而且我不会批评而不给建设性的意见。”

有一次,他跟一名演员对戏,大家都对剧本有意见,彼此因为过不了自己那关,对戏过程因此没有进展。最后他建议,不如狠狠丢下剧本,发泄一下情绪。两人果真这么做,随即又捡起剧本,没想到心头原本堵着的一面墙似乎别倾倒了。对戏继续进行,但朱厚任狠摔剧本之名已不胫而走。更有趣的是,那个角色他演到入围最佳男配角,可见腐朽也能化为神奇。

他说:“客套话我也很会讲,但讲多了也没意思。讲真话才可以推动进步。”他不曾被指难搞而影响工作?“这点我觉得公道自在人心,其实我近年来也收敛很多。”

朱氏培育“星二代”论

朱厚任的28岁长子朱哲宇赴英国念电影硕士课程,之前他执导的短片曾在2016年的“全国青年影片奖”勇夺三奖;次子朱哲伟组有独立音乐乐团,不久前被新传媒签下经纪约。

内容聚焦